1928年8月12日

2019-2-12 11:55:27
160

  1932年8月,國民黨軍隊“圍剿”母瑞山革命根據地。9月13日,陳玉侯的兒子、兒童團團長陳少堅在掩護群眾轉移時中彈犧牲。當天,陳玉侯在南勉山抗擊敵人的戰斗中,子彈打光,與敵進行肉搏時倒下,他的頭顱被敵人割去領賞。這一年,陳玉侯43歲。

  学生在校期间,将接受全面的大学文化素质、系统的音乐理论与技能教育,接受音乐治疗临床训练和专业实践教育,毕业后能胜任综合医院、精神卫生专科医院、康复医院、心理咨询中心、养老院、特殊需求(自闭症,脑瘫,精神残疾,智力残疾)儿童中心以及社区卫生医疗机构的音乐治疗、心理咨询、康复保健、音乐特殊教育等职业,也可从事音乐文化管理,初、中级学校音乐教育、应用艺术科研等工作。

  父親陳聖欽,為前清監生,熱心公益事業,關心教育,是本村私塾的常務校董。他排行第二,被鄰裡稱為“二虎”。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証 京網文[2017]9786-1126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証(京)字258號京ICP証000006號京公網安備008號1927年4月,陳玉侯受中共廣東區委派遣回到瓊崖組織武裝斗爭。把歷史時針回撥到90年前,1928年8月12日,在瓊崖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上,陳玉侯當選為瓊崖蘇維埃政府第一屆委員,排名在王文明之后、其他幾位委員之前,具體負責財政工作。陳玉侯在瓊崖中學經常接觸楊善集、王文明等進步同學,一起摸索、探討改造舊社會和救國救民的途徑!

  可就在90年前,敵人在這個村子槍殺了32名無辜村民,制造了“光耀慘案”。陳玉侯為王文明致追悼詞,號召全體軍民,化悲痛為力量,團結一致與敵人戰斗。他抵瓊后,被派到地處母瑞山東南側的定安五區(今屬瓊海市萬泉、石壁鎮)進行革命活動。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呼叫中心ENGLISH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証(廣媒)字第172號1929年,陳玉侯帶領隊伍在母瑞山農時季節展開生產自救,墾荒選田。1921年冬,陳玉侯辭去校長職務,回家墾荒種植橡膠、檳榔和益智等作物,還在村邊開了一個小雜貨店作為傳播革命思想的場所。

  1928年3月20日,瓊海市嘉積鎮守敵糾集嶺口、椰子寨據點的甘谷初、梁振球、李文魁等匪首兵分三路“圍剿”光耀村,陳玉侯領導部隊利用有利地形,與敵人戰斗了一整天,敵方傷亡6人,我方傷亡20余人。在敵眾我寡、武器裝備敵優我劣的情況下,陳玉侯率部隊撤退,轉移到三十六洞山區休整。凶狠的敵人便制造駭人聽聞的“光耀慘案”,槍殺了陳玉侯的妻子王氏等32名無辜的農民,並縱火燒毀他家的3間住宅和村中120間房屋,搶走了大量財產和耕牛。

  陳玉侯是誰?在瓊崖蘇維埃政府的領導成員中,他為何能排名第二,僅次於王文明?近日,在陳玉侯的家鄉瓊海市萬泉鎮光耀村,提到陳玉侯,村民們對他贊不絕口,當年他帶領村民鬧革命成為佳話,在村裡代代相傳。同志們見到他骨瘦如柴,心酸難過。如今走進村子,童叟歡顏,椰樹婆娑,一片安靜祥和。他以光耀村為聯絡點,先后同梁秉樞、王會東、周典謨、林天德、姚國強等一起發展革命隊伍,收集彈藥,擴大武裝力量,打擊瓊東、定安等地的反動民團。山中唯一的補品是蜂蜜,魚、蝦、蟹對咳嗽不利,山中的水果盡管擺在王文明面前他也吃不下,重病中的王文明卻要陳玉侯留在身邊,一起起草制定出1929年12月10日布告(3號),指明國民黨反動派對人民犯下滔天罪行,為瓊蘇政府指明了前進方向。

  同年6月,在陳玉侯的倡導下,母瑞山成立少年團,團員為戰士們送水、送食物、送信,陳玉侯兒子陳少堅任團長。

  陳玉侯回到母瑞山后,瓊崖蘇維埃政府在母瑞山北側的邊城召開緊急會議,會上陳玉侯提出3點建議:擴大革命根據地,爭取群眾的支持﹔自己動手,墾荒生產自救﹔建立后方醫院。王文明等採納了他的建議,辦起3個農場。陳玉侯還親自率領隊伍在母瑞山北、西側擴建了文南、大山、邦浩、群山、浮南洋、南勉山等6個鄉蘇維埃政府。在他的指導下,浮南洋成了母瑞山的“后方糧倉”。

  1928年8月12日,陳玉侯出席了中共瓊崖特委在樂會四區(今屬瓊海市)高朗村召開的瓊崖第一屆工農兵代表大會,大會成立了瓊崖蘇維埃政府,陳玉侯被選為委員,具體負責財政工作。他起草的《臨時土地法令》和《工商稅收條例》頒布施行后,得到人民群眾的熱烈擁護。

  1916年秋,他高等小學畢業后考進瓊崖最高學府——瓊崖中學。1930年1月17日,王文明逝世,終年37歲。1924年春,嘉積農工職業學校開學,陳玉侯被瓊東縣民選縣長王大鵬聘任為教員。陳玉侯有4個姐妹和胞兄振蕃、胞弟振標。同年秋,陳玉侯畢業后,被聘任為瓊東加文小學校長。

  他經常率領小分隊,以巧妙的戰術,迂回襲擊和伏擊嘉積、嶺口、文曲等據點守敵。在關鍵時刻,又引來陳結余先生在南牛坑嶺腳開辦起兵工廠,從嶺口(今定安縣嶺口鎮)內洞山搬回鋒窩石,造槍藥。他常向學生和社會青年宣傳愛國思想,揭露社會的黑暗。光耀村位於瓊海市萬泉鎮,和定安的嶺口鎮交界,站在村子的高處,可以清晰地望見母瑞山!

  同年11月,中共廣東省委擴大會議確定要求瓊崖特委機關遷往海口。陳玉侯與王文明、梁秉樞等堅持留在農村革命根據地繼續斗爭。年底,陳玉侯和王文明、梁秉樞等率領瓊崖蘇維埃政府機關和紅軍余部,排除各種困難和干擾,進入定安縣的母瑞山,開辟了新的革命根據地。

  據瓊海市黨史研究人員許德長介紹:母瑞山嶺高林密,地形險要,糧食缺乏,陳玉侯隻好發動干部、戰士採野菜、野果充飢。由於環境惡劣,傷病員多,生活十分困難,陳玉侯目睹此情景,毅然潛回家出售自家水田3畝,橡膠、檳榔各100株,共得600光洋,帶上母瑞山作為辦兵工廠、醫院和解決生活臨時困難的費用,還將大兒子陳少堅(又名陳家訓)帶上母瑞山參加革命。

  反動民團頭子對陳玉侯恨之入骨,到處張貼布告通緝他,聲稱“抓陳玉侯者賞1000光洋,打死割頭者賞500光洋”,並揚言要搗毀他的家鄉光耀村。母瑞山開荒四五十畝,山蘭稻豐收在望,但這個時候的王文明因長期吃不飽,日夜操勞,久積成病,長期咳嗽,病重纏身。陳玉侯暗中從文曲請來名醫為王文明診斷,又請中醫給他行醫抓藥。在村中,記者見到了陳玉侯的長孫陳榮風,陳榮風多年來一直在搜集整理關於祖父陳玉侯的史料。

  據《定安縣黨史人物傳》記載,陳玉侯原名陳振茂,又名陳豫侯,號春光,定安縣光耀村(今屬瓊海市)人,1889年1月出生。陳玉侯10歲進私塾,讀書用功。同年冬,陳玉侯受革命風暴的影響,奔赴大革命的中心廣州,系統地學習了革命理論,思想覺悟進一步提高,192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后,陳玉侯積極加入反帝反封建斗爭的行列,參加瓊崖十三屬學生聯合會,宣傳新思想、新文化?

收藏
0 条回帖
需要登陆后才可进行回复 登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