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再见▲。抑或再也不见。 你都是我铭刻在。心的英雄 从。北京到。拉萨。3000多公里■。我们坐飞机飞了5
  =“你们要去。无名湖哨所采访•?”西藏军区某边防团副团长王祖桥对。我们几个女记者的提议既惊讶又佩服•。
  “那个连△。队◆。在…。1999年之后就■。没有女记者上去。过。现在。是冬天▪。大雪封山。你们得从▪。山的另一面爬上去。■。乱石冰川=。怎么也得爬4个多小时啊!”王副团长把。困难说在。前头•。试图考验一下我们的决心。
  “爬呀▷!大老远来一趟。就。是为▪。了看看边防战士•。不爬上去◁。。我们岂不白来了!”虽然我对-。即。将。面临▼。的高寒山路也有些心里打。鼓●。但“见见边防战士◁”这个单纯的愿望。-。覆盖了一切忧心忡忡▲。
  来到…。西藏的第4天-。终于。要向。无名湖哨所进发。冬天的西藏真美。山峰高耸入云。落雪染白了头;雾气荡漾●。车子一转弯。刚刚看到-。的山就▷。悄悄隐匿▲。一路盘山而上。眼前的一切让。我这个初次进藏的平原女孩变得不再矜持。忙乱地举起■。手机拍拍拍。真想把。整个西藏的美景带回家。
  盘山路一走就。是两个小时。上百个发卡弯把。我晃得晕头转向▲。★。“这个路不算恼火。更恼火的路我们的车子根本开不上去。●!”司机班长尹小波操着浓重的方。言笑着对•。我们说。而尹班长口中▲“不算恼火”的路。最窄处将。就。能过去。一辆车。由。于。部分地基塌陷而变得颠簸不堪。行进在。海拔3000多米的盘山路。眼看着车子在。积雪的路上吱吱打△。滑。要说不害怕。那是假。的。“我们明明坐的是一辆越野车。感觉却像坐的是拖拉机!”我们哈哈说笑。尝试掩盖心中的不安。
  “下车吧。过不去。了……▪”前车的王副团长对…。着我们喊道。。塌方。△。落石。阻断了我们的路。离原本计划的停车点还有3公里。此刻我们只能徒步走过去=。。
  继3月8日开盘热卖之后▲。新城红树湾将。于。4月底再度加推。约90-120㎡轻轨电梯洋房▼。总价只需80万起=。△。以=。高层的价格尊享别墅的品质。一梯两户。尽。显私密性与。尊贵感。目前洋房加推5千抵3万正在。火爆预约中。返回苏州365房产网
  走到。◁“旺东桥”已是中午12点-。六连▪。的战士们早已把。锅碗瓢盆搬到。这儿=。为。我们一行人做午餐◁。架上高压锅。炖上辣油汤。切好蔬菜。备好调料。我们要来一顿地地道。道。的野炊!这顿饭…。足以☆。称得上高配版的•“野外火锅☆”。遭受高原反应3天的折磨。一直。食欲不振的我▽。这次竟然能够△“放肆吃。•”▲。不夸张地说。这顿野餐真的好吃。爆了…。身体里充盈着满满的热量。特别是边防战友浓浓的情谊。
  无名湖不是▪“路很难走”。而是“根本没有路”。原始森林、悬崖绝壁、乱石冰川。我来不及。感叹大自★。然在★。这一公里路途中的鬼斧神工☆。瘫软的脚已经不听使唤开始打◁。颤。
  为△。安全起▪。见。王副团长给。我们3个女记者每人安排了两名战士。护送我们上山。班长尹小波精干朴实●。顺手背起。我的背包。拉着我向。山上挺进。
  ▽“小心树枝。别打◆。到。脸”◇“踩到▲。麻绳上▼。别踩冰”“慢点慢点。不急。休息一下”……一路上…。他细致又耐心地嘱咐着我。我问。他:“你们平时爬山需要多长时间?▲”他说○:“一个半小时就-。够了。”我又问☆。:“像我们现在。这个速度★。要爬多久?”他说:○“得用☆。4个多小时吧▲。”他看了我一眼。紧接着说。“没事的。我们天黑之前肯定能爬到。■。不着急。”
  听尹班长说。无名湖头年一进11月到。来年6月都会大雪封山◇。原本可以•。通车的山路。会被•。五六米深的大雪覆盖。每年初夏△。都需要官兵开铲车清理一个月▽。才能把。路疏通▷。除了大雪封山前团部送上来的过冬物资。战士们每个月还要下山去。背一些新鲜蔬菜■。一个冬天加春天。少则十几趟。多则二十几趟。他们都要在▼。我们走的这条路上往。返。
  走了一个小时■。头疼欲裂。呼吸困难。我的体力完全透支了。看不清前路。只能昏昏沉沉挪动着无力的双腿•。尹班长架着我的胳膊。领着我慢慢往。前走。我似■。乎◇。把。所有的重量全都压在•。这根胳膊上了▲。▷“前面大石头。你抓紧绳子再爬。◁”尹班长三两步攀上石头□。拽紧绳子一头。我在。石头下面拉住另一头▲。我尽。力抬起。右脚。踩到。我认为。安全的地方。■。左脚一蹬。右脚一滑△。啪!我结结实实地摔在。了石头上面。战士们赶忙跑过来☆。把。我扶起。。
  望◇。着看不到◇。顶的山●。看着前面根本不算路的路。我有些后悔-。有些自▲。责•。干吗非上来这一趟?干吗非给。战士们添麻烦-?为▼。什么这么不争气◆。连。个山都爬不上去。▪?
  尹班长说:“不麻烦啊。你们能来。是给○。我们的最好礼物!◇”他憨憨地笑了。我默默地哭了。
  一路上。我跟。尹班长聊了很多◇。他的乐观超出了我的想象。湖南体育职业学院毕业的他。身体条件很好。原本毕业后要到。中学当。一名体育老师◇。但由。于。普通话考试没达标而与◁。教师这个职业无缘=。。
  “我考了两次。一次76分。一次74分。及◁。格线分▷。我的口音算是改不了了。”尹班长的方-。言有时也让。我有点蒙。但我总能感觉到=。他每说一句话•。咧咧嘴角◁。藏不住那淳朴又真实的笑☆。
  36路公交车往▼。返于。良乡与●。北车营之间。村民高女士说。此前。村里通的是19座的小6路公交。每半小时一辆。招手即。停▽。但一个月前。小公共。被◆。取消。由。36路大公交取代。但36路公交车根本不走村里■。而是甩站通过▷。她说☆。该车是村里的唯一一趟公交车。村里人出行都靠它。甩站后。他们最少需步行20分钟才能乘上公交。
  “当。时报名参军。人家说西藏有25个名额◇。问。我要不要去。。我一想▲。西藏是高原。一定是平的。长满草。能骑马▪。特别美。我就。主动报名了!”
  “是啊◇。我从。小在。农村=。也没出来过▲。一直。以。为。西藏是我想的样子■。没想到•。来了之后◆。发现西藏净是山沟沟啊。哈哈哈哈哈……”他不好意思地自。嘲了一番。
  7年了。尹小波班长驻守在。无名湖○。他说现在。连。队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有了宿舍楼。还通电通网◇。跟。内地没什么差别。“住惯了还舍不得走呢!”
  =“你看。山顶上那个红房子就=。是我们连。队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我整个人像被。电击一般打。了个激灵▽。赶紧抬头望。去。。是啊。我看到。了★。我看到。哨所了◁!我看到▪。希望。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再抬头望◆。☆。哨所依然矗立在。山顶。丝毫没有离我更近▲。我有些失落◆。一屁股坐在●。长着青苔的石头上△。止不住抱怨起▼。来:“你们总是骗我。总说快到。了快到。了。怎么还有这么远?”王副团长看着我哈哈笑道•。:“你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吗?这是☆‘绝望◁。坡●’◇。每每爬到。这。战士们抬头能见到•。哨所。却总也走不到▼。☆。都有点‘绝望。’了。所以•。开玩笑起。了这个名字。但这只是个玩笑。毕竟到。了这▽。离连-。队确实不远了◁。坚持一下没问。题的。◇”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我们终于-。爬到△。了山顶□。那一刻我哭了。为。自。己一路不易而哭。更为▼。战士们的“日常”心疼落泪。
  海拔4520米的无名湖哨所含氧量不到。内地的50%。黄色的土壤。黑色的大山。白色的积雪。常年陪伴着边防战士◇。
  17时半。爬上哨所的我们疲惫不堪。还没来得及。跟。战士们好好打。个招呼。就。瘫在。了床上•。一夜昏昏沉沉。每每睁眼。天依旧漆黑一片。高原的夜真长啊……
  第二天醒来▲。心中一阵懊悔。上山前本来计划要给=。战士们做道。拿。手菜。结果昏睡一夜。错过了这个机会△。不过看着战士们为。我们准备的饭菜…。顿感相形见绌。炊事班长说。现在▷。无名湖有了菜窖。有了大棚。也有从。山下背来的新鲜果蔬。“想吃。啥我都能做!”
  高原上的阳光格外好。照。在。积雪上●。能反射出五彩小亮点。21岁的广东兵黄训伦告诉我◆:“无名湖的云很神奇。它有灵性。不论☆‘云海’还是‘绸缎’●。到◆。了19时它们总会汇聚到。山谷。按。时回家。”我随即◁。问。:“你有多久没回家了•?”他说:▲“451天=。”好干脆的回答。这个曾经叛逆的“网瘾少年”…。谈到◆。“家▼”时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当。兵不怕条件苦。最怕心中寂寞浓★。黄训伦拿。出手机。让▽。我看他拍的小视频——脸盆里放着洗漱用。品。把☆。脸盆扣过来。发现牙缸居然冻在。脸盆上;激动地拍摄在。哨所附近出现的黑熊;偷偷把。红薯放进火炉里烤着吃。。他说。他经常突发奇想“搞点事情”。在。严肃的生活中笑出声来=。“这样的生活有意义也有意思”。
  根本没有湖的无名湖原本是寂寞的▪。这群可爱的官兵如●。冰川融雪。给。这里带来生机。让。一种最淳朴、最洁白的灵魂在。高原盛放▪。
  收到。的锦旗。是对。检察工作的认可和▽。褒奖▼。更是对。今后检察工作的一种激励与。动力•。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在▷。关爱留守儿童、护航山区儿童成长方▪。面。必将▷。加大力度•。深入开展。努力打。造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的坚强法律屏障-!
  有人问。○:“这样的荒凉之地。干吗透支战士的生命在。这守护?”连。长说:“祖国的领土。哪怕再荒凉。也不是多余的。都需要守护。我们来到。这里。绝不能因。自▼。己的懈怠把。领土守丢了啊!▽”
  就○。要离开哨所了。战士们按•。照◁。藏族的传统。给。我们敬献哈达◁。唱着《强军战歌》为。我们送行。我顿时眼眶湿润▲。心中不舍。
  我拉着陈明鑫班长的手•。不停地问。他○:“我们昨天真的是从▷。这条路上走来的?我们是怎么上来的?”陈班长说:“今天再让。你看看来时路。”一夜的积雪让。下山路变得湿滑★。腿脚也酸痛不堪。身体重心后倾▲。总想往▽。地上坐。○“你放心走吧。我随时在。你身后”。陈班长的话戳中了我。让○。我觉得身后就△。是铁壁铜墙。
  你见过西藏边防军人的手吗?我极力劝说陈班长戴上手套。以。防荆棘划伤•。他张开大手让◁。我看:“这些伤疤=。都习惯了。不嫌多。-”除了伤疤。他的手与。其他战士的一样。是紫黑色的◆。指甲也发黑◆。这是只有常年缺氧的高原战士才有的特征。一路上这双大手又当。“安全绳”□。又当。“垫脚石▽”。让。我的下山之路变得不那么痛苦。我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陈班长说:◁“对。我们永远不要提谢字▪。”我不知道△。要回应些什么。只觉一股暖流从●。心底流过。
  越接近山脚△。越觉得不舍。这群战士打。破了我对。边防军人的刻板印象★。他们坚毅★、忠诚、无畏。也温暖、乐观、阳光•。将。近18时□。我们走到◇。山脚的公路上。战士们站成一排与。我们告别。我上前给◇。我的两位“生死之交=”一人一个拥抱。陈班长说:“最好还是别来这里了★。◆”我懂他的意思•。却不能领情。
  12位战士又走进山林。转身与。我们挥手的一瞬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冲。着消失的背影哭喊道。:“谢谢你们。再见!”
  再见。抑或再也不见▼。你们已经是我铭刻在。心的英雄。我敬佩你们□。不仅因。为。你们的信念和•。勇气。还有在。尝尽◇。边关风雪后。依旧能露出憨憨的笑▼。说一句:“我在。边防•。挺好的!”
收藏
0 条回帖
需要登陆后才可进行回复 登录

返回顶部